• 您當前所在的位置:首頁 > 今日全椒 > 熱點關注

    中國出臺新版“大氣十條”

    發布日期:2018-08-01 11:57    來源:中國大氣網    閱讀: 次   保護視力色:       

    在“大氣十條”這劑猛藥后,中國新的大氣治理三年計劃顯得細致而穩妥。

    中國政府于7月3日發布了國內外期待已久的新版空氣污染整治目標和計劃

    此前,《大氣污染防治行動計劃》(“大氣十條”)在2013-2017年間幫助中國取得了空氣質量的顯著改善,但該計劃已過有效期。

    值得注意的是,新的大氣治理方案覆蓋更多城市且更詳細,但并未提出超越已有政策的治理目標。

    “大氣十條”到期

    2013年9月出臺的“大氣十條”也許是過去五年中國影響力最大的環境政策。這一計劃的核心是規定重點區域2017年的細顆粒物(PM2.5)濃度必須比2013年顯著降低,降幅從15%(珠三角)到33%(北京)不等。

    以北京為例,“大氣十條”規定該城市必須在四年內把PM2.5年均濃度從89.5微克/立方米降至60。為了實現這一目標,北京關閉了所有的燃煤電站,還禁止周邊地區居民用散煤采暖。一系列高代價甚至爭議性的措施令中國首都在2017年年末交出了58微克/立方米、降幅35%的成績單。

    其他省市為了達標同樣也是想盡辦法。事實證明,全國三個最大的城市群(京津冀、長江三角洲、珠江三角洲)全部超額完成了“大氣十條”的目標。

    不過盡管如此,中國目前還沒有一座城市達到世界衛生組織(WHO)推薦的PM2.5年均濃度安全標準10微克/立方米。到2017年底,338座地級或以上城市中達到WHO過渡期(interim)標準35微克/立方米的也只有107座。

    過去五年的成績以及現狀與理想的漫長距離,都令民眾和環保人士對“大氣十條”到期后中國如何打完剩下的藍天戰役充滿期待。

    范圍擴大,目標謹慎

    新發布的《打贏藍天保衛戰三年行動計劃2018-2020》(以下稱《三年計劃》)在時間上與“大氣十條”承接,被普遍認為是“大氣十條”二期。在主要污染物PM2.5的控制目標上,它與2016年頒布的“十三五”生態環境保護規劃保持一致:即到2020年,PM2.5未達標的地級及以上城市濃度比2015年下降18%以上。其中,“未達標城市”、2015年的基準線以及18%的降幅三點都值得注意。

    官方數據顯示,2017年中國338個地級及以上城市中,有231個沒有達到中國設定的PM2.5不超過35微克/立方米的國家標準(即WHO過渡期標準),這些城市都將受到《三年計劃》的約束。相比之下,2013年頒布的“大氣十條”只對京津冀、長三角和珠三角城市群設定了PM2.5目標。綠色和平東亞分部氣候與能源主任黃薇表示,《三年計劃》對于PM2.5的濃度控制范圍明顯擴大,這對于此前不在“大氣十條”關注范圍內、且空氣治理不得力的城市而言,將會形成較大的治理壓力。

    作為“大氣十條”的延續,《三年計劃》沒有以2017年數據作為基準線似乎有些奇怪。但生態環境部環境規劃院院長、中國工程院院士王金南表示,獨立于“十三五”(2016-2020)時間框架之外再設立新的目標會對地方政府的工作造成混亂。因此,該計劃對各省(區、市)和重點區域都不再設立新的量化目標,僅要求各地完成“十三五”約束性指標。

    但在2018年的當下,沿襲“十三五”設定的下降18%的目標對部分城市而言似乎過于輕松。有超過70個城市由于2015-2017年治理力度較大,目前就已經達到PM2.5比2015年下降18%的目標。對于它們來說,新的《三年計劃》所提出的2020年目標并未提供額外的治理動力。該目標也低于有些城市自己設定的“十三五”目標(見下表)。

    不過,對那些此前未受“大氣十條”目標覆蓋的城市(如山西臨汾),《三年計劃》目標將成為其空氣質量的“緊箍咒”。

    值得注意的是,即使全部達到18%的降幅,到2020年依然會有超過200個地級及以上城市無法達到35微克/立方米的國家標準。這些城市何時才能達標?《三年計劃》并未給出答案。

    臭氧受到關注

    相比聚焦于PM2.5的“大氣十條”,《三年計劃》強調了對臭氧的控制。臭氧由揮發性有機物(VOCs)和氮氧化物反應生成,《三年計劃》加入了對VOCs與氮氧化物的控制目標,即2020年VOCs排放總量較2015年下降10%以上,氮氧化物下降15%以上。

    盡管高空的臭氧層可以阻隔來自太陽的有害紫外線,但人類吸入過多臭氧則會刺激呼吸道,甚至導致缺氧。專家認為目前中國的臭氧污染相較其他國家還不算嚴重。中國工程院院士、清華大學環境學院教授郝吉明告訴中外對話,臭氧平均濃度雖然有所升高,但仍屬于合理的區間。

    不過,近年來中國臭氧污染有加劇的趨勢。由于高溫會加速臭氧的生成,在濕熱的珠三角地區,臭氧已經取代PM2.5成為首要空氣污染物。不少其他區域也在夏季受到臭氧的威脅。根據綠色和平的測算,2018年6月,全國平均臭氧污染相較于去年同期上升了11%。

    美國環保協會北京代表處首席代表張建宇告訴中外對話,從美國的大氣污染防治經驗來看,在初步解決顆粒物的問題之后,與人類健康息息相關的地面臭氧問題更為突出。他介紹道,美國為了更好的解決地面臭氧問題,從2009開始加強氮氧化物的總量控制,并于2015年提升了地面臭氧標準。而中國在這方面設定明確的約束性指標也標志著其空氣治理政策的完善。

    又一“鐵銹帶”成關鍵戰場

    《三年計劃》另一個突出的變化是將藍天保衛戰的關鍵戰場做了調整,在重點治理區域中不再提及珠三角,而新加入了汾渭平原,也就是包括西安在內的陜西、河南和山西三省的部分城市。

    汾渭平原這一區域能夠進入大氣治理的風暴中心,背后的現實是其PM2.5濃度排在全國前列,也是二氧化硫濃度最高的區域。生態環境部部長李干杰4月表示,在其他重點區域大氣環境持續改善時,汾渭平原空氣指標反而逐年惡化,仍需加大治理力度。在該區域最重要的城市西安,2017年PM2.5濃度較2015年猛增27%,治理形勢嚴峻。

    與京津冀地區的河北省類似,這一區域能源結構以煤炭為主,重工業污染嚴重。《三年計劃》規定該區域到2020年必須實現煤炭消費負增長,并禁止冬季散煤取暖,到2019年必須完成對重污染行業的提升整頓。

    亞洲清潔空氣中心中國區總監付璐表示,成為重點區域,意味著中央政府對于地方政府的考核會更加嚴格,另一方面,中央也會給予一些資金和技術的支持,改善這些落后地區的資源配比和治理能力。

    氣候影響

    2018年的機構改革之后,原屬發改委的氣候變化和碳減排職責劃歸生態環境部。《三年計劃》顯示,中國大氣污染治理和應對氣候變化有融合的趨勢。

    該計劃明確指出要“大幅減少主要大氣污染物排放總量,協同減少溫室氣體排放”。

    和“大氣十條”相比,新的《三年計劃》不僅繼續深化大氣污染的末端治理,也對污染的源頭即結構問題,推出了更加細化的措施,包括推動能源結構、產業結構和運輸結構的轉型。以汾渭平原為例,計劃針對該區域提出了11項指標和措施,涵蓋煤炭消費總量、鐵路貨運比例和清潔取暖等。

    這些措施來自有針對性的研究。生態環境部下屬的研究機構對不同城市大氣污染治理方式的氣候協同效應做了評估,并在評估基礎上提出了更具協同效應的大氣治理措施,如在北方工業城市加強集中供暖、采暖鍋爐清潔化、和散煤治理。

    相比“大氣十條”而言,《三年計劃》的誕生背后有了更多的研究和實際經驗。中國工程院院士、清華大學環境學院院長賀克斌表示,在“大氣十條”結束后所進行的評估把不同區域霧霾的組分和來源細化到了能源、工業、交通等部門,爭取做到“科學治污、精準治霾”。在經過過去5年氣喘吁吁的迅猛沖刺后,中國空氣治理將進入一段穩步慢跑。

    保護綠地 撐起一片藍天9

    歡迎關注全椒縣人民政府微信公眾號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OA辦公
    返回頂部
    极速赛车玩法